• 首页
  • 即时比分
  • 篮球NBA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综合体育
  • 彩市动态
  • 赛事分析
  • 报纸波经
  • 奥运会
  • 球坛百科
  • 首页 > 中国足球 > 国足新闻 > 中国队新闻 > 正文

    为何说足球圈和娱乐圈一样惹眼?社会困境时代困惑

    时间:2020-07-14 13:27:00来源:互联网

      稿件来源: 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美团创始人、福布斯中国排名第16的王兴“羞辱中国足球”一事持续发酵,热度随着每日层出不穷的足球圈人士相继出阵“反怼”,而一日更比一日高

      从各路媒体人到经理人,从退役球员再到现役球员,乃至千千万万的球迷……上一次能引发如此聚众规模的足球圈大团结,或许还是七八年前贴吧时代的“TFBOYS 粉丝vs 足球迷”……

      1。

      再评论此事之前,我们先“跨圈”,言语另一事。

      7月6日,于正发微博就再度兴起的“演员片酬过高”话题,反怼网友、替演员声援,结果惨烈翻车,大遭网友群嘲猛打,惹得于正失了声,也不见娱乐圈其他人士胆敢出气。

      于正言论的不合理之处在于:今天的鲜肉小花们德不配位、得便宜卖乖却还理直气壮,化妆师、造型师、服装师十万起步,那么老《西游记》当年是什么拍摄条件呢?人家是如何流芳千古的?

      “我还得买热搜、我还得公关、我还得应酬,这些都是成本!” 那么何不干脆直言“我还得买跑车、买包包、买大房子,不然人家会心情不好、会影响拍戏状态了啦~”

      理由,那是太好找了。

      所以“又当又立”,自然招致人民群众的爆锤。

      为什么本文要先引出娱乐圈的话题?因为在今日中国,足球圈和娱乐圈已成两个特殊又惹眼的圈层,相同点过多,让人忍不住比较。

      如“财高八斗”却高质量业务输出匮乏,又如同时云集社会权贵资源乱舞,这让中国的足球人和娱乐人这两大群体,在普罗大众心中的阶位早有定像。

      2。

      回到王兴吐槽中国足球的事件本身,王老板的言论其实不值得一驳,稍微有点运动常识的人都能轻易识别其理论的漏洞——而这也是为什么此番会引发足球圈各路人马向其声讨的原因。

      因为大家都不傻,不会打无把握之仗。

      可是恕我直言,这一波足球圈对美团王兴的“集体反怼”,越大张旗鼓、越歇斯底里、越抱团势众……越无力。

      强者都是云淡风轻的,只有弱者才会无能狂怒。

      和于正反怼“戏子工资高”却反遭群嘲一样,足球圈和娱乐圈或许都应反省:最近这二十年来,自己所在行业是怎么在中国社会中一步一步沦为了两个“众叛亲离”、“人见人打”的圈子的?

      仅仅是因为“菜”、因为业务能力低下、因为产出成绩没法见人吗?我看非也。

      王兴如此随性脱口而出、同时错误百出的话语,竟能够激得中国足球界人士集体大惊失色、气势汹汹地群起攻之……

      我不由得想起了去年武磊补时阶段逼平巴萨后,中文社交媒体全网应接不暇、山呼海啸:“这才是真正的加泰罗尼亚球王!”

      这是骄傲吗?不,这更多的是一种‘不安’。

      过分吹捧的背后,恰恰是对武磊缺乏信心,担忧他“过了这村没这店”,因而才捧杀超了度、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大书特书。

      果不其然,半年之后,巴萨在诺坎普送武磊去了西乙。

      同理,中国足球人长期活在社会舆论高压之下,面对各种诘难往往难以启齿予以反击,时常处于还未张口、就已被乱棍打趴的境地。

      因而,此次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用来作为“尊严逆袭”的机会,自然出动几乎半个行业的力量对王兴施加挞伐。

      可是问题在于: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怼国足,就是爽!哪怕怼的论辞是不全面的、乃至错误的,可是都“不重要”,只要怼国足就行!

      这悲怆的画面、这似乎毫无公正可言的境遇,必然有点让足球界委屈——但是委屈完了,或许应当要反思:曾经中国足球人/体育人和文艺人,原本在社会中的地位是很高的,怎么今天搞成了这样一副人人可欺的窘状?

      3。

      从历史进程审视。自80年代以来,曾经处于社会较高阶层的文体双雄,均逐步滑落,体育和文艺无限度地开始沦为资本的附庸。

      好处自然是从业者的薪资暴涨,但坏处也显而易见:他们在抱着大把产出自身水平的非合理薪酬的同时,不得不接受重新成为‘下九流’——这个过往存在于旧社会中、后被新中国拯救的群体的事实。

      “蛮夫与戏子”,是改开之后、特别是90年代以来,体育圈和娱乐圈大部分从业者的公共形象。

      恰如今天中国足球和中国娱乐圈在黎明百姓心中的定位:不论他们多么的富有,但是人民对他们的认同感和崇拜感早已荡然无存。

      或许圈内的受众还依然“理解、拥护”他们,但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普罗众生,根本不会给予丝毫的正面评价。

      遥想建国后前三十年可非如此,体育从业者、文艺工作者的地位相当之高,他们是爱国建设运动中的一份子、是绝对的领导示范阶级,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英雄、榜样。

      文艺领域有“双百方针”,体育层面亦有毛主席1952年亲自提倡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陈镜开、容国团、王富洲,包括80年代的许海峰和中国女排,他们这些体育人是整整一代国民的骄傲,也是共和国的体育脊梁。

      文艺工作者更不必说,相声、曲艺、歌剧、电影,80年代之前的朝气和爱国情怀在催生大批优秀作品的同时,也培养了大批爱国爱民的文艺人。

      就抗日题材而言,今天的抗日要么是高级黑的手撕鬼子,要么是靡靡呻吟的悲怆格调,全无昔日《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作品的高昂斗志。

      然而今天,“练体育的”和“学艺术的”,成了各中小学学校里的异类,也是家长们心中的“偏门职业”……这也正是足球人和娱乐人在今日中国社会的困境,这亦是时代的困惑。

      怀中钞票千万,但是道德和公众认知却遭到无底线的断崖,且足球和娱乐两个圈子的人士中,大多数也“借坡下驴”地选择暖洋洋地徜徉在困境里:无所谓,被骂就被骂,反正有钱赚。

      很多足球界、娱乐界从业人,除了广告,平时墙内的社交媒体几乎不更新,只在重要的日子里跟着官媒转发两句生硬的爱国标语即可,其他的均是无所谓的态度。

      这样的公共姿态,对于扶正形象毫无益处。

      4。

      这十年来,中超不合理的高薪是由供求两端共同促成,“供”即优秀人材严重匮乏,“求”即某些强权资本为了揽人夺才而吹起泡沫、抬哄市价。

      供求两侧的不正常,促成了85后至今的四代中国国脚,拿到了世界足坛通用标准内的“反标准”巨额酬劳。

      所以这十年来包括“留洋难”的问题,实质也是这两个方面共同形成:客观上的水平低下出不去+主观上贪恋国内的温室高薪,让中国国脚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几乎没有高光的留洋人物。

      就连去年的武磊也是国家力量强行介入、以及海外中资俱乐部的“情投意合”,合力促成。

      当香车、美女、豪宅、海滩,逐渐成为了中国国脚的代名词,某些资本势力就开始吹嘘这十年是中国足球的“黄金年代”,扬言是“资本拯救了中国足球”,甚至妄称“是资本将中国球迷重新拉回了球场”……

      然而我们需要看到的是,2013年亚冠冠军的背后是国足1比5被泰国二队血洗;2015年亚冠冠军的背后是佩兰的旺角黑夜和两个月后的U23亚锦赛溃败;资本的十年七座中超冠军、为广东省GDP贡献巨大力量、两次替中国足协省下教练薪资的背后,则是中国青少年国字号队伍17次征战亚洲各级赛事、只有2次闯进8强、2001年龄段国少更是无缘亚青赛的骇人现实。

      二十多年来,中国足球人的社会形象变化,可谓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中国国脚级足球运动员的超高薪水问题,本已老生常谈,身为球员自身其实都对此“不好意思”。贝克先前帮很多球员做的欠薪报道,他们就明确要求在文章中不要提到工资具体数额,害怕球迷民众“仇富”。

      结果,我们看到的是资本控制下的部分舆论机器,还在急不可耐地帮这种不合理的薪酬制度洗地………

      他们有的是球员亲戚,有的是经纪同僚。他们不但参与舆论分红,更会直接左右俱乐部之间的利益分配——所以这么害怕揭露和批评。

      所以之所以,新一届的足协领导层向他们开了刀,发布了限薪令,

      足球运动员本质是个从艺者,而从艺领晌,讲究个“财艺相配”。那么身为为从艺者买单的球迷,最痛恨的就是球员“艺不配财”。

      如同老百姓痛恨尸位素餐的官员“德不配位”,是一个道理。

      5。

      这次的王兴事件中,除了圈内从业人大肆还击,还有许多球迷也加入了战斗,以极大的“自我代入感”捍卫中国足球的尊严……

      问题来了:值得吗?或者换一种问法:在中国,球迷和球员是同一个阶级吗?真的是同一战壕、足以去并肩作战吗?

      不禁深究:中国的国脚级球员是不是无产阶级——如赤胆忠心、可为中国足球声嘶力竭不离不弃的可爱球迷们那样的无产阶级?

      显然非也。

      近二十年来,尤其在这个疯狂的十年里,中国的头部球员得益于俱乐部金主有目的的馈赠,从而掌握着巨型的生产资料、成为了资本家的附庸。

      甚至部分龙头球员还有晋升为资本合伙人的趋势。

      被割韭菜的,其实是广大的球迷而已,并且被割的领域还不在球场内,而是在俱乐部母司的母领域。

      在资本家的眼里,球迷并不是球迷,而是可以被转化消费身份、被引导消费方向的韭菜。

      说简单点,资本家并不是不知道这帮停球五米远的球员根本不值千万年薪——但这个“不值”,仅是在足球层面的。而一旦投射到整个政商集团的回报框架内,那就相当值了!

      如同中国特色的职业足球里,各家俱乐部亏得要死,结果背后的投资人却个个通过玩足球,在他处赚得盆满钵满。

      6。

      这十年来的中国足球运动员、或者说中国足球本身,其本质是一种华而不实的奢侈品。资本家通过花费巨资而拥抱奢侈品的目的,大家都懂。

      据《2018年全球体育薪资报告》显示,中超球员的平均年收入约为743万人民币,是中国普通工人平均年收入的160倍!

      而作为世界上商业程度开发最高的英超联赛,球员与该国国民的平局收入差距是115倍,西甲联赛则是124倍。

      中超足球运动员和中国国民平均收入差距,已然排行世界第一。

      社会主义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的、拥有大量赤贫人口的国度,然而这个国度里的足球运动员却享有着忤逆职业人伦和社会公平的薪酬,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可是,由资本方控制的舆论打手却又经年累月地对这种不合理的薪酬制度频繁洗地,我顺而想到:在美国各州的司法案例和判决书中,“底层社会”这个词语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很长的相关列举——少年犯、辍学者、瘾君子、单身母亲、抢劫犯、纵火犯、未婚妈妈、皮条客、乞丐、暴力犯罪——用可怕的定性词语让所有高高在上的体面人,自然而然地放下心中的道德包袱。

      于是,这些社会边缘群体甚至无法获取正常的同情,更不要提帮助亦或是反抗了。

      稳居高台的既得利益者不但掌握着财富,还掌握着话语权与解释权。资本主义的“杀人诛心”,除了对穷人的污名化、歧视化运动,还包括对富人的道德化、造神化运动。

      一方面对底层穷人持续的污名化运动,另一方面对顶层富人“有财富就天然正确”的造神运动,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精神奴役。

      而这,也是中国足球这十年来某些资本及其御用文人怀揣着“市场主义”、“新自由主义”对舆论场的洗脑。

      这也正是他们当中太多人,在面对各级别男足国家队日渐萎靡的成绩时,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逻辑自洽的根本原因。

      投射到本次的王兴事件,尴尬就在于,这些人都只能流于表象地抨击王兴言论的错误,却无法正视、亦无法扭转——“为什么中国足球可以如此被社会各阶层人士以戏谑、以撩拨、以吐槽”——这一让人汗颜的事实。

      跋。

      足球圈,娱乐圈,两个越来越成为权贵资本掌中玩物的领域,越来越富有,却也离人民群众越来越远。

      如不改变行业风气和职业作态,乃至提升与此紧密挂钩的成绩,如今日王兴这般张口就来、惹得圈内大怒的闹剧,只会日复一日地演绎。

      而人这一生,又有多少怒气可以挥霍呢?

    声明:本网站所收集文字、图片等内容均系网民撰写或程序在互联网中自动收录转载,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的目的在于非盈利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只供参考之用。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

    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