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足球 > 意甲 > 尤文图斯 > 正文

皇马和C罗被逼上欧冠断头台 多可笑又残酷的世界

时间:2019-02-11 09:37:00来源:互联网

一场无形的决战 一场无形的决战

  C罗的转会有何其巨大的影响力,这一点自然不用说。而从夏季热身尤文皇马交战时的那条“Who needs Ronaldo”的标语开始,你就知道这不可能是一个平静的赛季,于皇马和C罗都是如此。

那条著名的标语那条著名的标语

  皇马连续不进球的时候,那就是想C罗;如今状态回升形势看好,那就又不想C罗。C罗在尤文图斯继续大杀四方,那就是他不需要依赖皇马;C罗状态不好的时候,又说离了皇马他也没那么强。莫德里奇、本泽马、贝尔、曼朱基奇、迪巴拉、伊瓜因……C罗的前队友和新队友们,再伴随着欧足联最佳球员、FIFA年度最佳和金球奖的竞争,想不联系在一起都难。

皇马击败马竞皇马击败马竞

  实际上呢?皇马的整体实力强,火力支援出色,尤文图斯的中场能力和整体推进水准比不过银河战舰,这都不是新鲜事。说白了,你既不能用皇马上赛季的进球数直接减去C罗贡献的44球,也不能用伊瓜因的进球数来推断C罗能进多少球。拿C罗来嘲讽皇马的会忽略皇马强的地方,拿尤文来黑C罗的也会忽视尤文差的点。赛季打到现在,情况真的很出人意料吗? 

尤文图斯握有11分的领先优势尤文图斯握有11分的领先优势

  没错,皇马确实遇到了不少麻烦和阵痛,但你真的指望他们的阵容配置会一蹶不振?有了C罗的尤文确实展现了更犀利的一面,但那些弱点就会自动消失?在熟悉皇马和熟悉尤文的球迷看来,没C罗和有C罗出现了什么变化,自己球队本来就有的强弱项在哪,心里都是有数的。最直白的问法:现在的皇马和尤文图斯,谁强呢? 

转会转会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好说,支持皇马或者尤文都是可以说出理由的。或许在这个时候,才能更透彻地分析皇马缺少C罗差了些什么,而尤文即便有了C罗又还差什么。但这样的时刻太少了,人们总是倾向于天平倒向一边,这场决斗总是想要分个胜负。C罗和皇马未必想上这个断头台,但太多人想要逼他们上去,帮一边当刽子手给另一边处刑。

尤文意大利杯出局尤文意大利杯出局

  离欧冠淘汰赛越近,这种躁动似乎就越明显。尤文没了意大利杯五连冠,好像就是不如去年;皇马成绩再一好,本泽马进球猛涨,就能再踩C罗一脚。这和之前皇马成绩不好的时候,C罗一进球或者助攻就踩皇马有多少区别呢?皇马和尤文都会经历起伏,C罗状态也有变化,然而就是有人不相信人家能好,好像多踩两脚就能摁住皇马和C罗的反弹势头一样。

C罗再度取得进球C罗再度取得进球

  C罗的转会能三赢吗?皇马需要年轻化,尤文需要冲击欧冠的新武器和新刺激,C罗也需要新的挑战,目前这三方的发展情况也都还不错。拉莫斯、莫德里奇和本泽马们状态出色,维尼修斯极其抢眼;尤文在意甲更有统治力了,更多人将他们视为欧冠热门;C罗延续了场均造1球的输出,继续展现着惊人的能量,在都灵也有着舒心的生活。

吉米-巴特勒的那段话吉米-巴特勒的那段话

  事情也应该是这样的,各自安好,专注前路。皇马不是没有C罗就不过了,尤文也不是有C罗就齐活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剧情。但总有人期待着吉米-巴特勒在森林狼队训练馆带第三阵容击败首发那样的剧情,想要发泄巴特勒式的情绪:“你TMD就是需要我,没有我,你没办法赢球。”而有趣又可笑的是,只有欧冠才是一切的答案,只有这条道才算数。

唯一的战场唯一的战场

  如今的皇马不一定能拿到今年的欧冠,有了C罗的尤文也是一样。C罗在意大利国内赛事的贡献和提升当然不能忽视,皇马也证明了出售C罗绝不是就走上了什么绝路。换句话说,C罗的作用不是只有欧冠才能体现的。然而在这个欧冠极度被看重的年代,有的是不看国内赛事只看欧冠,把大耳朵杯当成唯一标准的看客。看球员和球队的观点这么片面的荒唐事,这些年来并不少见。别说德甲意甲法甲了,西甲和英超冠军都快没用了。

一段不平常的结束一段不平常的结束

  皇马和C罗各有各的路,他们更关心的也是走好眼下的路,而不是想不想彼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然而这个世界就这么窄,皇马从来不缺少话题,C罗同样不缺,总有人想让他们狭路相逢。三赢的事情好像没有存在的权利,这世界挺可笑,也挺残酷的。有人早就不会过多执念,但这些人很难获得好好说话的空间,总是在皇马和C罗的话题中被裹挟。

  欧冠淘汰赛要开始了,皇马这周出战阿贾克斯,尤文下周对上马竞。盯着C罗和皇马的人会有多少,你知道的。如果哪边的情况不如另一边……那估计没法好好说话了吧。

  

  国际足球原创专栏:点击进入

  作者其他文章:点击进入作者专栏

  又是梅西C罗一起进球的一周 我们都看了10年了

  你信C罗想发威就能发威 国足想站着死就能如愿吗

  留洋的武磊和离去的里皮 中国人和崇洋媚外的帽子

  你用骂国足的标准骂自己吗?骂人容易 认清自己难

(责编:布伊利)